【一周要闻】“去平台化”背后,航司串货问题如何根治?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精选 > 正文

【一周要闻】“去平台化”背后,航司串货问题如何根治?

来源:环球旅讯 2019-10-21 01:04:21

聚焦美国两大航司在中国禁平台销售以及途家、开元森泊、携程商旅、喆啡的经营之道,此外飞猪新动态、榛果民宿改名等也值得关注。

【环球旅讯】一直以来,航司和分销渠道就像一对欢喜冤家,但近日,美国两大航司在中国禁平台销售一事将航司与分销渠道之争摆上了台面。达美航空“去平台化”的举措,可能会对相关各方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而业内人士又如何看待此次事件背后反映的串货问题?

本期一周要闻聚焦美国两大航司在中国禁平台销售以及途家、开元森泊、携程商旅、喆啡的经营之道,此外飞猪新动态、榛果民宿改名等也值得关注。

美国两大航司在中国禁平台销售,“串货”能否根治?

近日,达美航空和美联航都发布相关规范禁止旅行服务商将达美航空的任何产品通过OTA的互联网平台进行网上销售。业内人士认为,达美航空此举的主要目的是希望防止不同渠道间出现串货现象。

该人士认为,管理串货是一个常态管理和博弈的过程。“与酒店相比,国内航司数量少,沟通成本低,容易形成合力来规范渠道。国内航司取消代理费和规范渠道销售,就更容易做到。”

而另外一位业内人士称,“现在航司也开始用技术去监管了,但中国机票信息化程度更高,很多操作也更灵活,这是一个长期的斗争,就看谁比较厉害了。”

@李超:“串货”现象值得全球航司反思自己的渠道和收益管理策略,总是靠着扶植一个渠道打压一个渠道的玩法是走不通的。最早大家都在跟着美国航空业走,搞了无比复杂,有点玄学的收益管理体系,按照出票地进行定价的策略,出现今天的问题都是因为代理人贪心吗?是因为互联网让价格变得更加透明吗?难道代理和旅客有便宜不去沾吗?现在开始搞NDC,航司是不是想的太理想化,不希望旅客去比价,弄个NDC要体现产品的差异化,结果价格越来越不透明,旅客买票担心有很多坑,事实是可能下飞机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的实际旅行成本是多少钱。航司做一站式购物平台能干得过OTA吗?非航产品的库存和运营能做得好吗?

网红“森泊”与背后的传统开元

作为“网红”的开元森泊,带给消费者的年轻面貌与开元的老牌高星酒店印象已经全然不同,而主管森泊这一品牌项目的陈俊是开元集团创始人陈妙林的双胎胞女儿之一。和老一辈酒店人相比,新一代酒店经营者有着哪些不同的侧重?他们对度假酒店的理解和产品打造上又有哪些是始终离不开根基的?

陈俊表示,未来希望开元森泊走轻资产运营模式,输出管理方法。而未来开元如何以轻资产转身,输出一家又一家的网红森泊,值得期待。

@老王(不装) 环球旅讯:世界范围内看,一个家族企业的品牌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老去的,无论这个企业拥有着多么悠久的历史,这时,企二代的创新能力就在接手家族传承时就会与父母产生碰撞,但老一辈的人必须理解和接受这种创新的必要性,否则就难以延续辉煌。

杨昌乐时代,途家的谨慎与坚决

在途家走过第八个年头之时,日前它宣布8月份首次实现月度盈利。8年内,民宿行业风起云涌,但如今国内才出现首个实现月度盈利的民宿短租预订平台,这条路不可谓不难。

途家民宿主体稳定增长的背后,与其“掌舵人”杨昌乐不无关系,杨昌乐也表示,“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面对市场众多竞争者,他声称更在乎途家的市场规模和业务发展的健康程度。也许,途家的硬实力便是杨昌乐的武器和信心所在。

逍遥子站台,飞猪新旅行联盟2.0要放什么大招?

今年,飞猪新旅行联盟2.0推出了新店铺体系,强调会员体系和私域流量运营。“会员权益将会代替商品优惠,交易就是访问店铺、成为粉丝,注册会员的过程,每一笔交易都在为私域引流。”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范驰这样概括新店铺体系的灵魂。

飞猪表示,店铺体系和小程序的多店概念实际上不太一样。那这样的模式是否像公众号一样,适用于多数玩家呢?再者,在引导用户加入会员体系这个过程中,通过微淘、消息盒子、群聊、专属客服等方式,能多大程度上把这批注册会员带动起来?

携程方继勤:中国商旅管理的价值远未彰显

携程正式进军商旅市场是在2006年初,彼时国内商旅市场的头部仍然是外来玩家,但随着本土玩家崛起,市场格局渐渐改变。2014年,携程商旅就成为了国内商旅市场的头号玩家。

携程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携程商旅事业部CEO方继勤坦言,携程后来居上且维持行业第一的原因,在于“能服务好具有中国特色的企业,尤其是面向行业需求快速做出创新”。携程商旅这些年的发展历程是怎样的?国内商旅管理市场或面临一场洗牌,携程商旅又如何应对?

@刘东亮:有人说它是皇帝的新装,有人说它是伪概念,有人说处在初级阶段,有人说它是中流砥柱,有人说它是大象的耳朵,究为何物?要问为它配套的技术公司,你们有谁能靠出售技术所维持生计?要问资金提供方,你的钱很抢手么?要问从业者,你够队伍在扩充么,你焦虑还是从容?要问承运人,不吃草的牛何处找?任重道远!

@Jonathan Kao 高思伟:鸡和鸡蛋的问题,其他代理人都给月结,你不给就没生意,还要抢着给长一点。客户方说你自己愿意给账期不关我事哦,但是你不给还有很多人给噢。鉴定完毕 。

@江流:感觉商旅行业集中度不高是事实,对四线以外众多的玩家来说,有今日的温饱不难,却难看到来日的金矿和潜能。行业需要创新,却也处处受外力的制约。

喆啡许冠雄:精品文化酒店要有鲜明“人设”

“我从创立喆啡品牌开始,就希望它能够关注消费者的内心需求,能够给特定人群带来文化认同感。”喆啡酒店创始人许冠雄如是说。

在许冠雄看来,喆啡希望能够给消费者提供一种明确的“人设”演绎、一种确定指向的体验。8月推出的喆啡3.0依旧延续并优化这种体验。3.0版本与此前有何不同?喆啡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新故事?

@李余 neil5G酒店:单论形式喆啡有鲜明的咖啡馆气息,算先入为主的的中国主题酒店典范,如今的咖啡世界发生重大改变 面对2025万亿咖啡消费市场 喆啡还需要需要继续专注和打磨。

@老王(不装) 环球旅讯:星巴克真的是中国咖啡业的启蒙老师,让万物可以开始+咖啡,除了“酒店+咖啡“,还有“快餐+咖啡”,“便利店+咖啡”,“书店+咖啡”,“家居零售+咖啡”…但如果什么驱动我要去住喆啡,八成是冲着许冠雄先生的人设去的,而不一定是咖啡,因为我是老北京人,不是上海人。

@汪红雨:在中端酒店里,亚朵的摄影和喆啡的咖啡都是鲜明的属性,而大堂吧和咖啡馆的二合一对顾客来说体验感更强。喆啡的另一个贡献是普及和推广了挂耳咖啡。

榛果民宿改名为美团民宿是为了什么?

近日,美团旗下的榛果民宿宣布将“美团榛果民宿”改名为“美团民宿”。除了名字,一切维持原样。业务负责人冯威赫表示,改名最大的目的在于“提升品牌认知,助力业务发展”。

此外,相较其他平台在自营方向上的尝试,冯威赫强调,美团民宿不会做自营。在他看来,平台、房东的分工界限很重要,基础原则是帮助房东经营,而不是跟房东抢生意。

@Gavin:美团不愿在单独扶持新品牌了,投入产出比低,不如先把榛果直接归到美团下面,将来再过让到美团酒店麾下,提升酒店的品类复合度,与携程酒店分庭抗礼。

@老王:我一直就把榛果民宿叫美团民宿呢,这会一致了。代表几个房东朋友呼吁下,建于常有某些房客拿走或者损坏了民宿内的东西,希望美团民宿尽快上线提前收取押金功能,(客人入住时收取有太多不方便)平台根据民宿提供的证据来及时弥补民宿的损失,小本生意呀。

NDC在华进程缓慢,分销产业链的全面参与是关键

由国际航协推出的NDC标准,旨在增强航司对票价的控制权。一位业内高管表示,中国航空业很早就采纳了NDC,部分企业还通过概念验证的案例支持NDC标准,但NDC在中国市场的采纳随后仍出现了缓滞。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航司如果想要打通欧洲市场的间接分销渠道,早晚他们要在自己的国内市场也具备这样的能力,否则他们将面临着在自己的市场进行基于NDC产品内容销售时同欧洲航司的竞争劣势。

中国入境游:你宣传中国风景,他来吃韩国烤肉

中国入境游蓬勃发展,但从另一面来看,入境游产品还存在着不少低价团产品,新加坡业者表示,大多数新加坡组团社或主动或被裹挟都推出低价产品甚至零负团费产品,从某种程度上严重损害了中国入境旅游市场,破坏了正常市场规则,而且延续数年甚至十几年。

事实上,中国入境旅游营销一直存在目的地形象宣传和旅行社产品营销隔离的现象,大路朝天,各干各事,互不相干。作者认为,与其如此,不如从渠道下手。没有产品渠道做支撑,海外宣传营销总归是虚套路,官样子。中国入境旅游,两面看才客观。

涨势喜人的出境游市场,究竟还有多少红利机会?

宏观数据显示,中国出境旅游人数、境外消费多次蝉联世界首位。而90%的中国人还未进入出境游市场,整体出境游渗透率仍拥有巨大空间。旅游企业又该如何把握出境游市场的商业机会?

10月31日, Nexmo 高级解决方案架构师杨志宇将出席环球旅讯主办的【旅讯沙龙】线下活动。他将从技术的角度分享旅游企业如何通过微信、WhatsApp等社交渠道,为旅客提供无处不在的个性化客服,提升境外客服效率的同时降低运营成本。

达美航空 途家 开元森泊 携程商旅 喆啡 一周要闻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

博聚网